诺诺子现在深爱奈布

沉迷奈布相关所有cp,杂食。
杰克相关cp除杰佣外都没好感,尤其是杰园和裘杰裘
目前最喜欢的BLcp是杰佣,BGcp是佣园,GLcp是医园
是一个脑子不太正常的话痨
懒得要死,三四个月没后续基本上也就没有后续了
真小学生,请忽略屎一样的文笔(毕竟是我自己都不想看第二次的玩意)
容易骄傲,别夸,会自负到爆炸的
最近关注第五人格

关于《仇人都变脑残粉[星际]》里谢安宁的马甲妄想

就yy一下啦
感觉叫我爸爸是那种20来岁,高冷范,银发灰瞳什么的吧,虽然是高冷范,但是很容易害羞,每天都被谢安宁的情话撩到脸红。
平日里就和谢安宁一起担当父母的角色,sc18290和宁歇就担当两个儿子之类的。
sc18290的话就是那种16,7岁左右吧,毒舌+闷骚还有轻微傲娇属性年龄不大,喜欢打游戏,是那种取个随机名,然后在游戏榜获得第一,让无数人感叹的那种。
其实超级宅,每天基本上都在家里,喜欢向安宁撒娇,然后被叫我爸爸丢出家门。
宁歇就看是个12,3岁左右的年龄吧,最小的,心智也不算很成熟,傲娇(只对谢安宁)+天然黑属性,比较任性,说断更就断更,一脸冷漠的看着读者们哀嚎。
是那种会红着脸骂谢安宁“笨蛋本体”的人,总是暗搓搓想来一个神展开,然后被谢安宁画笔爆头。最黏谢安宁的人,虽然是傲娇,但偶尔也会率直的赖在谢安宁怀里不肯出来。
谢安宁的话,就和叫我爸爸差不多,也是20来岁左右吧,温柔,谦谦君子,其实是白切黑,腹黑属性,可能还有一点点点点点点儿病娇属性?是家里地位最高的人。
喜欢沉默的坐在一边画画,但你永远无法知道他画的是什么,可能是小黄图,也可能是可以放在教堂里,最圣洁不过的画作。
很宠sc18290和宁歇,惹他生气的话会被画笔爆头。喜欢挑逗叫我爸爸,会看着他红透了的耳根和脸上一本正经的表情笑出声来。

谢安宁一个人的大四角,叫我爸爸x谢安宁、谢安宁x叫我爸爸、sc18290x宁歇,宁歇x18290、宁歇x叫我爸爸、叫我爸爸x宁歇、叫我爸爸x18290、18290x叫我爸爸,谢安宁x18290、18290x谢安宁,宁歇x谢安宁、谢安宁x宁歇、all谢安宁还有谢安宁all,这些全都好好吃!

二人的单恋

*杰佣向
*佣园向
*艾玛→奈布 杰克→奈布 奈布 友情向→艾玛
*团宠艾玛,不过她不重要。
*这个杰克痴汉变态且喜欢童话故事
*这个奈布会许约定
*这个艾玛emmmm没有什么特别的
*严肃(?)向
艾玛费力的拖着疲惫的双腿奔跑着,后面穷追不舍的是百级屠皇——杰克。
“该死,要被追上了!”她低声嘟囔着,与身后监管者的距离逐渐缩小,几乎认命般闭上了眼。
可想象中撕裂皮肉的痛楚并没有到来,反而是身后的杰克忽然扯着嗓子大声哀叫着:“嗷~”
艾玛迷茫的睁开眼睛,就感觉自己被人拉住了手,“别磨蹭了,快走!”熟悉的声音响起,紧接着艾玛便被那人不由分说的带着强行奔跑起来。
身后的杰克好不容易解除了被砸晕的负面效果,就看见这样的一幕,他眉头紧皱,一脚踢开眼前的木板,双眼染上了猩红。
这边,艾玛被那人安置在一个柜子的旁边,“奈布!”她惊喜的睁大了眼,呼唤着那人的名字,“嘘——”奈布对她做了一个示意安静的动作,她慌忙捂住了嘴。
奈布挪着身子到一边的窗户旁,半蹲着从低矮的窗户向外面环视一圈,看不见杰克的踪迹,可心跳却仍然跳动着,并且缓慢加速着,他们现在还没有彻底安全。
奈布压低声音对屏着气的艾玛说:“艾玛小姐,你先躲在柜子里,我去吸引杰克的注意力,马上就回来的。”艾玛担忧的说:“这样子太危险了,你会受伤的……”
奈布向着艾玛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不用担心,我可是雇佣兵啊,绝对绝对会来接你的!”艾玛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奈布略显强硬的打断了:“艾玛小姐,出去之后……我们一起去游乐园吧!我听艾米丽说你很想去一次那里,但却一直没有机会。”
或许是因为奈布的表情太过温柔,又或许是心底被压抑的太久的执念一瞬间被发泄出来,浓重的感情一瞬间压垮了理智。
艾玛重重的点着头,脸上是喜悦到极致的笑容,她轻轻哽咽着应着:“嗯!绝对,绝对,绝对要一起出去!”
奈布笑着道:“那么,艾玛小姐现在可一定要躲好了哦!”像是被蛊惑了一般,艾玛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躲进了狭小的柜子里面。
奈布松了一口气,略显紧张的整理好自己的仪态,借此来压下心中涌现的不安。扭过头向着心跳最快最大的地方跑了过去。
没跑几步,就遇上了杰克,杰克没有动作,但奈布胸口处的心脏仍然怦怦的剧烈跳动着,就像奈布现在的心情,不安且恐惧。
他暗自思考着今天总是出现的不安预示着什么,却在不经意的一个抬眸中对上了杰克的脸,就算有面具覆盖着,但仍然可以看见那通过两个洞露出来的眼睛——那闪烁着猩红光芒的眼睛。
奈布当然知道红眼的的意义,他也很多次差点因为这个迷失,尽管不知道为什么在密码机还剩两台的情况下杰克红眼了,但这并不影响他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多么糟糕,他暗想:“抱歉了,艾玛小姐,我可能要失言了……”
奈布脸上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声音微小到几乎消失在空气中:“杰克先生,我和你走,可以……可以放过艾玛小姐吗?”
这句话不知道是那里惹怒了这位阴晴不定的监管者,即便隔着一层掩盖情绪的面具,奈布也察觉到杰克的心情很糟糕。
他迈着大大的步子向着奈布走了过去,奈布也没有躲开,现在躲开只会让这位监管者的心情越发糟糕,现在艾玛还有一线生机,可要是躲开了,那艾玛的下场就可想而知了。
巨大的骨爪挥下,传递到神经的强烈痛楚让他忍不住闷哼出声,脸色苍白如纸,他勉强勾起一抹发自内心的笑容,这样子,艾玛小姐就可以平安逃脱了吧。
但杰克却并没有伤害奈布的意向,而是迈着步子,走向奈布来时的方向。奈布瞬间就明白了杰克的意图,他按着脑袋,尝试自愈自己。
动作牵动了过往留下的伤口,愈发剧烈的痛楚让奈布的脑袋清醒了一点,也让伤口撕裂开来,不过奈布也没打算彻底自愈自己,只要让头脑保持清醒,足以让艾玛逃跑就可以了。
这边杰克已经走到了艾玛所在的柜子前面,透过柜子的柜门,杰克可以清晰听见里面艾玛低低的呼吸声。他粗暴的拉开了柜门,艾玛面对突如其来的光芒,脸上涌上了喜悦,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奈布!”
可紧接着,她就发现打开柜子的不是她心心念念的佣兵小哥哥,而是身形巨大的监管者——杰克。
艾玛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她蜷缩着身体,躲在柜子的一角瑟瑟发抖,自欺欺人的逃避着杰克扫过来的视线。
结果当然显而易见,锋利的骨爪一把抓住了她蜷曲着的小小身子,丝毫不理会少女饱含恐惧和厌恶的挣扎。
气球的线被杰克漫不经心的系的紧紧的,与以往不同的是,杰克这次并没有心慈手软的将线系在求生者的腰上,而是更为恶劣的用线勒住了这位小姐的脖子上。
看着艾玛剧烈扭动挣扎着,却让线越来越紧,杰克恶趣味的勾起了一个笑容,害怕吗?恐惧吗?从一开始就不应该逃的,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和他接触的,杰克这样想着。奈布拉着艾玛的手奔跑的样子无法让杰克忘怀。
毕竟那时候他们两人看上去是多么相配呀,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仿佛永远不会松开,而他显得多么的可笑啊,就像是童话故事里那些最不耻,罪该万死的反派,被抛弃在他的身后,但仍然露着狰狞的面容阻止他们美好的恋情。
但是不一样,杰克轻轻哼起了歌儿,心情变得愉悦,歹毒的反派成功拆散了“公主”和“王子”,“公主”被他残忍的杀害,而“王子”却被他囚禁,永远无法逃离。
明明是泛着恶臭味的腐烂剧本,却让杰克脸上浮现出恶劣扭曲的笑容,这个故事,很好不是吗,至少要比“公主”和“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什么的让他开心多了,毕竟他真的无法想象奈布和除他之外的人在一起的情景,那会让他失去理智的。
他踏着欢快的步子向那泛着红光的狂欢之椅走去,奈布已经自愈好了却只能在他周身绕着圈儿,对同伴被抓住的处境无能为力。
“不……”奈布的声音微小至极,他真的很讨厌这种眼睁睁看着同伴牺牲的感觉,下唇被他咬至发白,他环视着四周,希望能找到可以救下艾玛的物品,尽管那可能性小到可以忽视。
但有的时候运气就是一种玄之又玄的东西,还真让奈布找到了一个打开的箱子,里面的东西还没来得及被带走,大大咧咧的摆在那儿。
也是巧,那东西奈布现在十分需要,那是一把闪着银光的信号枪。他试着轻轻勾起一个笑容,但身上的痛楚让人几乎无法忍受,他叹了一口气,几乎是爬着拿起了那把信号枪。
杰克就站在他前面不远处,他深呼吸了一下,轻声念道:“杰克。”监管者先生回过头,猩红的双眼死死盯着缓慢站起来的奈布。
奈布忍着痛楚,在站起来之后举起了手中的信号枪,颤颤巍巍的瞄准了杰克,他深吸一口气,扣下了扳机。
银色的信号弹直直的向着杰克飞过去,但杰克却没有躲开,甚至没有挪动一下,信号弹击中了目标,爆发出令人眩晕的棕红色烟雾。
杰克被这烟雾搞得花了眼,紧握着气球线的手不自主的松开了,两只气球飞向天空,艾玛重重的的摔在地上,爬了起来,头也不回的逃走了。
奈布却耗尽了所有的力气,跌坐在地上,烟雾散去,杰克迈着大长腿向奈布走来。
远处传来逃生门打开的声音,但杰克和奈布都不会在意了,杰克轻轻弯下腰,慎重的将奈布抱了起来,这个走向是奈布没有想到的,他惊愕的抬起头,看不见面具下面杰克的脸,但他却本能的察觉到他心情的愉悦。
就这样吧,他揽住了杰克的脖子,将脑袋埋进杰克的怀里,就算马上会被遣送回庄园也没关系,现在,就请让他沉溺在现在这位监管者的温柔之中吧。
杰克停下了脚步,偏过头,问:“你不挣扎么?”这是奈布第一次听到这位杰克先生说话,他愣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摇摇头说:“不,他们就要逃出去了,少我一个也没关系的。”
杰克轻扬起笑容:“真好。”奈布严肃的抬起头,直溜溜的对着杰克的眼睛,一本正经的说:“怎么会好呢,杰克先生,你已经输掉了这一次游戏,又怎么会好呢?!”
奈布严肃且认真的话语让杰克有些反应不过来,但还没有完,奈布紧接着说:“要不然这样吧,杰克先生你把我放下来,去追其他人吧。”杰克觉得奈布这是在开玩笑,但奈布的表情却又是如此的认真。
他无奈的笑了笑,说:“不,不是这件事,是……算了。”奈布被他搞得丈二奈布摸不着头发,但既然杰克先生不打算说出来,奈布也自然不会追问。
杰克暗自抱紧了怀里青年的身体,真好,奈布是他的了,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痴迷的光,却没有被奈布察觉。
杰克和奈布这边其乐融融,但艾玛这边可就没那么温馨了。
艾玛、艾米丽以及海伦娜都已经逃出了游戏场地,艾玛扭过头,想要和奈布分享一下自己的喜悦,但她的身后,却没有一个人。
艾玛的所有动作都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她就呆滞的维持着那个滑稽的扭头动作,死死的盯着刚逃出来的大门。
“艾玛?”艾米丽将手搭上了艾玛的肩,艾玛僵硬的扭过头,对上艾米丽透着担心且不解的眼睛。
她一字一句的问:“艾米丽……奈布呢?”艾米丽的动作一瞬间有些僵硬,但她很快反应过来,有些不太自然的回答着:“嗯……说不定奈布先生从另一边逃出去了……吧?”她尴尬的笑着,是个人都可以看出她在说谎。
艾玛迈开腿,竟是又要向着大门跑回去。“艾玛!”艾米丽紧紧拉住了艾玛的手,焦急的喊着。
“放开我……我要回去找奈布。”艾玛死死的看着不远处的大门。“艾玛,奈布他……”奈布的名字成功引起了艾玛的注意。
“奈布他非常希望你可以逃出去……”艾玛低垂着头,垂下的阴影让艾米丽看不清她的神色。
“怎么这样……明明约定好了的……明明约定好了要一起逃出去的,明明还约定了要一起去游乐园的……”艾玛的声音带着哭腔,在场的其他两个人都沉默着。
渐渐的,艾玛的哭腔越来越明显,到最后几乎是撕心裂肺的哭嚎着,艾米丽担忧的看着艾玛,却发现艾玛的身子越来越不稳。
“艾玛……艾玛!”看着艾玛身子猛的摇了一下,就要跌倒在地上,艾米丽立刻接住了她。
艾玛的脸上泛着不自然的红晕,额头也烫乎乎的,很明显,由于太长时间的精神紧绷和一瞬间的感情崩溃,她已经发烧了。
一边的海伦娜叹了一口气,说:“准备一下吧。”“唉?”艾米丽无措的抬起了头。
海伦娜靠在一边的墙上,失神的双眼看着远方:“等她醒过来之后,就带她去游乐园吧。”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激动到失去语言能力)

很开心,碰到两个小奈布,还都是超级乖的那种

呀!几乎看不清奈布的脸了……

今天,玩杰克,杀三放一,奈布刚开始不解码,就一直等奈奈布把第四个密码解开后,抱奈布去找地窖,然后!我,迷路了!刚刚还看见的地窖不见了!找了老半天,奈布就挺崩溃的,退出了……
我又遇到了一个奈布,很兴奋,杀三放一(图3),奈布被我送到地窖边老是跑,折腾了好一会儿总算进去了,然后就把我骂了一顿,差不多意思就是:你这样瞎折腾我很崩溃啊,佣兵也是要尊严的,哭也只有安慰,没有抱抱。
接下来一位奈布和上面那位有异曲同工之妙,送到了地窖也不进去,不挣扎,接着退出了……
这位佣兵呢我刚抱起他,(另一位同伴在狂欢之椅上)还没送到地窖呢,他就跟我投降了……没见过杀三放一吗?我送你去地窖你干哈嘞?都要到了!
最后一个奈布呢,是让我最崩溃的(图1、2),他是新人,见到我就跑,把他送密码机旁边他也跑,也不肯出大门,我把他送大门边缘,他几个冲刺,跑!回!来!了!好一番折腾的我想哭的操作之后,他貌似终于明白了那里是出口,总算走了。
接下来这个和奈布无关但我还是要讲:依然是玫瑰爵杰克,我看到一个律师在解密码机上去就是一下,然后系统就说有人退赛加300分,我当时就和懵逼,难道说杰克已经可怕到直接把人吓退的程度了?不应该呀?过了一会儿我才发现退赛的是位园丁,难道说杰克已经可怕到隔空吓人了???
最后,我要问一下,杰克的公主抱真的很可怕吗?!
PS:有想公主抱的佣兵加我,ID:想要抱佣兵

分手

*是糖,请放心食用。
*女主脑回路和正常人不一样。
*有严重ooc

李泽言:
经过再三考虑,你还是向他提出了分手,虽然他时不时的嘴硬很可爱,但这么多年下来,你也有些厌倦了。
李泽言在听到你的分手言论时有些慌张,你半开玩笑半冷漠的说:“毕竟我现在也是金牌制作人了吗,也是该把重心放在工作上,可不能继续沉迷和凡人的恋爱了,唉,实力强大的痛苦。”
冬日的风吹的你生疼,视线也变得模糊不清,这风中好像带了丝对你眼前男人的嘲讽,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你看不清李泽言的模样,恍恍惚惚间,你觉得时间似乎暂停了,但又很快恢复了正常,李泽言别开头,样子罕见的有些脆弱,“幼稚……”你听到他这样说,他很久没说过你幼稚了,你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也只能通过僵硬的微笑来平息那感觉。
“如果你要说的就只有这些,那我就先走。”说完,李泽言也不等你的答复,就大步离开了。你一个人站在十字路口,平复了心中不知为何翻腾而上的感情才慢慢离去。
第二天,你和往常一样,早早来到了公司,笑着和各部门打了招呼,却意外的发现任务意外的多,而且还都是十分重要的,要是搞砸了一个你的金牌制作人名号就不保的那种。时间算不上宽松,但又让你保持一定的休息时间的那种。
没办法了,只好努力工作,但你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噗的一下笑出声了,心里无奈李大总裁幼稚又天真的行为,抬头认真工作。

周棋洛:
“我们分手吧。”你毫不犹豫的对周棋洛提出了分手,你知道,和周棋洛这种人最不能
的就是拖,分手这件事,还是越快越好。
“哎!为什么?我有哪里不好吗……”周棋洛一脸失落,就像一个被主人抛弃的小幼崽,当然,从某种意义上也的确是幼崽了。
你别过头,狠下心,咬咬牙接着说:“我们不太合适,而且你作为大明星绯闻还是要注意一点的。”“可是……”周棋洛好像还打算说什么,我却毫不犹豫的转身走了。
周棋洛就一个人,固执且委屈的站在路边,直到深夜,他的经纪人前来找他,他才被强行拉走,走之前,他撇过头,海蓝色的双眼中倒映着一张卡片,似乎是被人不经意间落下的,人物卡片。
“薯片小姐……”周棋洛的声音压的低低的的,经纪人拿他没辙,停下来安慰他:“棋
洛啊,你别伤心了,一个普通的制作人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啊……”经纪人还在说着,周棋洛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只是呆呆的念着:“薯片小姐……”眼睛也变得红红的。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仿佛回过神来,不自然的笑着说:“好啦好啦,我知道的,伟大的超级英雄可不会因为一点小事而放弃的。”经纪人这才松了口气。
只是,被拯救的人已经不需要他去拯救了,他又该去拯救谁呢?

白起:
“我们分手吧……”你的声音很小,连你自己几乎都听不清了,白起的脸上有一瞬间的空白,“为什么?”他抓紧了你的手,脸上满是慌忙无措,你痛呼一声,他这才赶忙松开了紧握着你的手,但脸上是挥之不去的惊恐。
你安慰道:“没事的,别这么紧张。”他似乎松了一口气,你不紧不慢的接着说了下去:“反正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要分手的。”
他整个人僵在那,如同一个木雕一样,你知道他纯情极了,但却不知道他竟然连‘为什么’都问不出来,你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为什么,两个人就互相僵持着。
也不知道是自然吹来的风还是白起控制下吹来的一阵狂风迷了你的眼,再睁开时白起已经不在了,你暗自松了口气,也不知道为什么。

许墨:
你没有说话,就仅仅只是看着许墨,而往常一向能看穿你内心的许墨今天仿佛失明了一般,默不作声的扭过头,脸上还是那副微笑的表情,但却带着紧张,你无奈,也知道等他自己挑明是不可能的,于是主动挑起话题:“你知道我要干什么。”
他微笑着,没有回答,但神色却僵硬了,你也不拆穿他,只是自顾自的接着说,反正如果不说的话估计得和他耗上一辈子了:“我们分手吧。”
许墨依然笑着,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僵硬,你也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于是就那样直直的看着许墨,过了好一会儿,许墨叹了一口气,整个人放松在椅子里,一副颓废的样子,你从来没有见到过他这种样子,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应对,许墨挥挥手,让你离开了,从头到尾,许墨一句话都没说过,沉默的令人头皮发麻。

后记1:
悦悦脸色奇怪的走到你的面前,东张西望了一会儿后把脑袋凑在你脖子旁边低声问你:“唉唉,老板,我听说你和男朋友分手了,真的吗?”
你嫌她凑的太近,不动声色的挪了一下,脸上面不改色的回答:“嗯,对啊,怎么了嘛?”悦悦倒吸一口凉气,被吓得不轻,大惊小怪的叫着:“你男朋友那么好怎么就分手了呢!”
你被她这一叫吓得不轻,揉揉耳朵回答她的话:“我肯定要分手啊!我还要努力赚钱买钻戒求婚呢,要是接着谈恋爱混吃等死怕是一辈子都买不了钻戒了。话说李泽言挺懂我的心的,这几个任务看上去很难但对于我来说还是小菜一碟的,估计做完可以拿不少工资,到时候就可以买钻戒了。”
躲在办公室外面偷听的李泽言:……
通过放在你身上的监听器偷听的许墨:……
利用风偷听你们对话的白起:……
偷偷跑出来藏办公室旁边厕所里偷听的周棋洛:……

后记2:
虽然他时不时的给你焦糖布丁还嘴硬很可爱,但这么多年下来,你也有些厌倦了,毕竟焦糖布丁吃腻了还是牛奶布丁好吃一点。

可不能继续沉迷和凡人的恋爱了(我要和神仙一样的你结婚!)

你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也只能通过僵硬的微笑来平息那感觉(他是不是要扣我工资了!)

似乎是被人不经意间落下的,人物卡片。(你:嘿嘿这一张卡片是周棋洛怎么也拿不到的我要在他面前炫耀!)

只是,被拯救的人已经不需要他去拯救了,他又该去拯救谁呢?(小奶狗这么可爱我怎么能让他保护我呢?应该是我保护他才对!)

“我们分手吧……”你的声音很小,连你自己几乎都听不清了(我,我会不会被学长打啊……)

金与他家的喵

和嘉德罗斯喵那篇是系列文。
主丹金,微量雷金和嘉金
“欢迎来到凹凸大赛。”披着金色长发的青年屹立于空中,青年轻轻的笑着,双眼也眯成了缝。“我是你们的裁判长――金。”
青年的声音清冽,或者说是冷漠。所有参赛者都盯着这位裁判长,细细碎碎的讨论声没有停下来过,“这就裁判长?看上去弱的不行。”“听说他是上一届的第一,说不定挺强的。”“上一届大赛?谁不知道那次是他的小情人帮他挡了致命一击才成为第一的。”
满是恶意的声音在凹凸大厅里回荡,他们也没有想过隐瞒一下。而金却只是保持着笑容,在讨论越发壮大的情况下,金终于开了口:“如果肆意讨论远比你强大的生物,说不定下一刻就会被撕成碎片哦。”“噗嗤”话音刚落,无数金色的元力便冲进了人群中。
一直微笑着的裁判长也终于睁开了眼,睁开了那双泛着殷红的蓝色双眼,伴随着他变得诡异的微笑,某种液体也流了大厅一地,“这是什么?”好奇心重的参赛者拿指尖沾了一点闻了闻,血液的味道浓烈的令人窒息。
金不再理会那些惊恐的参赛者们,而是冷漠的陈述着凹凸大赛的‘规则’:“凹凸大赛,参赛否由你们自己决定,参赛后也就没了后退的余地,我们裁判长也不会设定那些条条框框的规则,你们只要记住以下几点便行:1,不得破坏凹凸大厅等公共场所,破坏后视情况扣除积分;2,不得伤害裁判球,伤害后视情况扣除积分,以上。”
清晰明了的规则,这让那些打算听长篇大论的参赛者松了一口气,却也为裁判长的冷漠感到害怕。金的身影闪烁了几下,消失在空中。
“我做的没错吧?”金坐在沙发上,向着上一任裁判长期待的睁大了天空蓝的眼睛,丹尼尔轻轻抚摸着金的脑袋,“做的很棒呢,不过神使大人,以后这样的事交给我就行了。”
金鼓着包子脸,一副气呼呼的样子盯着丹尼尔,丹尼尔哑然失笑:“神使大人只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就好了呢。”
“可是……”丹尼尔摸了摸金的头,语气不再柔和:“说起来,没有新一任裁判长――雷狮是被金杀掉的吧?为了赎罪,金只要乖乖呆着就好了。”
金包子脸鼓的更大了,丹尼尔见状,不再调戏金,而是安抚性的摸了摸金的脑袋,说:“乖,嘉德罗斯喵和雷狮喵又要打起来了,你不管行么?”
金听丹尼尔这么一说,立马忘记了刚才的事,小跑着向卧室跑去,没过多久,卧室里传来金惊恐的声音:“我靠,雷狮你别拽嘉德罗斯的毛!嘉德罗斯你也别咬雷狮的尾巴了!”
过了好一会儿,金抱着雷狮喵和嘉德罗斯喵,走了出来,嘴里还不停的抱怨着:“你们两个真是……唉。”
丹尼尔笑道:“不是你把他们两个武力值调这么高的吗?”金急了:“可是……可是武力值那么低,根本不像他们呀……”丹尼尔叹了一口气:“你自己决定的,不是吗?”
金沉默了,半晌,他转移话题道:“这一期的参赛者都很有潜力呢!”“在怎么有潜力也比不上你和嘉德罗斯。”
金:我看你特么就是在为难我QQ小金。
金没法,只好再次转移话题:“哎,参赛者里面有个人的武器是大刀呢!”“对呀,和格瑞一样。”
金:敲你妈。
金一而再再而三的转移话题:“你看,参赛者里面竟然有人的原力技能是打雷!”“他跟雷狮有仇吗?”
金:这日子没法过了。
金气得抱起嘉德罗斯喵和雷狮喵就走。

新的一集,新的滤镜

all金滤镜真可怕
嘉德罗斯:来!打一场,谁赢了谁抱走金
格瑞:来就来
雷狮:撑着他们两个打架偷偷抢金
银爵:想的美
海盗团:帮雷狮
红绿:这是嘉德罗斯大人的,你们休想
安迷修:把呆毛组说晕然后一个人去找王子殿下
艾比:想一个人找王子殿下?想想就行,赖着不走了!
埃米:安迷修很有道理的样子
换地形
帕洛斯:找金,不在,算了叫佩利。
佩利:差点打过他们抢到金,可惜
嘉德罗斯:在金面前展现强大一面(死心吧,他不在)
格瑞:呵呵,把你塑造成要别人帮助的弱者
紫堂幻:装可怜,博取同情心,美滋滋。
安莉洁:喵喵喵?